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未来20年,跟随中国电影跋涉

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是变

 
 
 

日志

 
 
关于我

时尚媒体人

开心、乐观,并希望将快乐和愉悦的情绪感染他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专访库尔班江:邀丁磊写推荐语 价码是送馕  

2014-12-03 13:0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新疆来》一书的封底,有一小段丁磊(网易CEO)的推荐语:“库尔班江对新疆人的拍摄在当下的中国弥足珍贵,也很好地体现了网易所推崇的求真相、近人心的态度。态度在每个人的身上。”

11月的一个下午,这本书的作者之一库尔班江接受“网易教育”频道特约主笔、PCLADY太平洋时尚网副主编方李敏专访时,聊到了他和丁磊之间的一点交流。两人没有见过面,交流依赖于社交网络。

书稿内容出来以后,库尔班江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丁磊。库尔班江没有称呼“丁总”,而是“大哥”。

推荐语是有“价码”的。丁磊同意给库尔班江写推荐语,但是必须答应送他一些新疆的馕。听到这个价码,库尔班江说这个“太没问题了”。

丁磊很快看完书稿内容后,通过“易信”将推荐语发给了库尔班江。为此,库尔班江亲自奔赴和田,买了一箱馕。带着馕,他飞回了北京。然后,通过快递的方式,将这箱馕发到了丁磊的“根据地”——杭州。

为《我从新疆来》撰写推荐语的大哥,还有白岩松。

据库尔班江介绍,白岩松的推荐语是7月的一天通过手机短信发给库尔班江的。他觉得白岩松的推荐语并非是在夸书,而是看过书之后的个人感受。

白岩松的“读后感”也印在《我从新疆来》的封底上:看新闻时,新疆有时很远很陌生;看这本书时,新疆却很近很熟悉。这些图片与文字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自己。这些故事会改变什么,我不清楚,但这些故事出现在我们面前,本身就是改变。

介绍自己时,库尔班江不愿意将自己等同于《我从新疆来》的作者。他觉得,书中的近百位新疆人才是书的作者。

20世纪90年代末,当时上中专的库尔班江在学校里“非常自信、非常傲慢”。他要做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他举了一个穿衣的例子:如果今天学校里有一个同学和库尔班江穿的是类似的裤子,那么第二天,库尔班江就不会再穿这条裤子了。

在学校里,库尔班江是班级里的班长,又是学生会主席。他会拳击,又会散打。这让库尔班江“自我膨胀,有一种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2006年,擅长摄影、有过纪录片拍摄经历的库尔班江前往中国传媒大学进修。在这所盛产主持人的高校,库尔班江成了“蹭课大王”。他热衷于剪辑和纪录片相关的课程。听的内容有时虽然是一样的,但是库尔班江认为每次的感受却是不一样的。

    如今的库尔班江讨厌“敏感”、“涉疆”这类词。

他反问什么是“敏感”?他坚信,只要摆到桌面上,任何事情都不是个问题。他希望“脱敏”。

他反问什么是“涉疆”问题?难道新疆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他讨厌狭隘的地域标签。他希望做一个拒绝地域标签的“世界人”,推崇理解和包容。

让库尔班江感到欣慰的是,这本书得到了一些中共高层领导的认可和批示。

2015年,他的计划就是拍摄纪录电影《我从新疆来》。

库尔班江:我曾是中国传媒大学“蹭课大王”

专访库尔班江:邀丁磊写推荐语 价码是送馕 - 沙里鲸 - 乐观好学、团队合作、感恩分享

                                         此博文内所有图片均为特约摄影记者冯中豪拍摄,特此鸣谢

 

谈外媒

日本NHK的疑惑很特别

 

方李敏:书出版以后,大概接受了多少家媒体的采访?

库尔班江:自10月16日出版的一个多月时间内,我接受了将近四十家媒体的采访。

方李敏:是电视媒体居多还是报纸杂志为多?

库尔班江:都有。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日本NHK、英国BBC、北京卫视等知名电视台,都来采访了。报纸也来采访了,网络也一样。

方李敏:日本NHK主要是从什么角度来采访你的?

库尔班江:NHK的内容近期已经播出了。他们想的是怎么会有一个新疆人、一个维吾尔族人在内地出书。在拍摄和采访的过程当中,让他们特别惊讶的是,居然有这么多新疆人在内地努力工作。

方李敏:那么他们之前的印象呢?

库尔班江:他们之前的印象是新疆人应该全部在新疆,觉得新疆人进入不了现在的主流社会。我认为,不仅是日本人,可能其他外国人对新疆和新疆人都有比较片面的理解。外国人了解新疆的渠道比较少。到了中国以后,一些手续也比较麻烦。这让他们误以为新疆是多么敏感的地方。

方李敏:书出版以后,接受了那么多媒体的采访,有没有印象比较深的?这些媒体的问题集中在哪一块?

库尔班江:其实大同小异。为什么做这件事;初衷是什么;书出版以后,有没有达到你的预期;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等等。没有特别让我感到很深的印象。不过,日本NHK是一个例外。出版社就新书新闻发布会的事情召开讨论,在场的NHK记者就问:你们所有的都是汉族人,只有一个维吾尔族人,你们当时为什么要选择给他出这本书?

方李敏: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库尔班江:是的。为什么要给库尔班江出一个这本书,而且投入也不少。NHK的问题不是问我的,问的是出版社方面。NHK的记者注意整个讨论会现场,就我一个维吾尔族人,而且我说话的语气比较重。我当时向出版社提要求,这个事这么做,那个事必须那么处理。我知道出版社对我非常尊重。

专访库尔班江:邀丁磊写推荐语 价码是送馕 - 沙里鲸 - 乐观好学、团队合作、感恩分享

 

 

 

谈出版

有的出版社高高在上

方李敏:就是说你在跟出版社沟通的过程当中,你的态度还是比较……

库尔班江:是强硬的。

方李敏:为什么要那么强硬呢?完全可以协商的。

库尔班江:到现在为止,我没有同出版社协商什么,全都是以我的想法来实现。不是说出版社给我出书,我得要听出版社的。出版社这么能包容我的性格,我觉得,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看到了书中一百个人及其故事本身的力量和社会价值。出版《我从新疆来》的中国国家地理图书部和中信出版社都是有社会责任感的。当它们看到这些故事时,就明白我在做什么。我有一些强硬的情绪也是正常的。

方李敏:我判断,实际上是出版社主动找到你要出书的?

库尔班江:对,是出版社主动找我的。其实,找我的出版社比较多。同一些出版社聊过之后,我就不愿意同它们合作,因为我敢想的,它们不敢做。有一些还是国企,很死板。面对国内一家老的出版社,我开玩笑地问:首印准备印多少册?对方回应说5000册。我说太少了。对方说不敢印太多,话说它们对市场有了解,这本书不是大众化的书,仅仅是给新疆人看的书。听到这些话,我当时就拒绝同它们合作了。

方李敏:你的书恰恰是要给不是新疆人的中国人看的。

库尔班江:有的出版社就喜欢高高在上。当时,我就对一家老牌出版社说,虽然你的牌子是老的,但是如果你认识不到这本书的社会价值,你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这本书,我自己花钱,我都愿意出。有的出版社说这本书“敏感”,我问什么是“ 敏感”!“敏感”这个词,特别难听。我们中国现代社会应该要做的是“脱敏”,不要动不动就说“敏感”。

方李敏:其实没有什么问题是不可以摆在桌面上说的。

库尔班江:对呀。只要摆到桌面上,它就不是个问题。

方李敏:我能理解你的意思,事情不能藏着、包着。

库尔班江:一旦包着,就很麻烦。很多人就要去猜测。有一个词叫“涉疆”,什么叫TM的“涉疆”。无论新疆,还是西藏,都是中国的一部分。“涉疆”的说法和想法,本身就是狭隘。

方李敏:我觉得你还是比较直率。

库尔班江:对,我是有什么话都直说的。

方李敏:这本书能出版就是一种进步。

库尔班江:这本书能出版,就是一种改变。这本书只会在2014年出版,不会在2013年,也不会在2015年。对于整个中国而言,2014年是非常特殊的。新疆人有自己的无奈,有些标签强加在我们身上。我不想这种误会越来越深。

方李敏:之所以采访你,并不是因为你是新疆人,而是这本书带给我不一样的认识,这是最关键的。即便是新疆人写的,如果他写得不好看或者很普通,我也不会去采访他。我们还是聊聊《我从新疆来》这本书。书稿给了出版社之后,有没有删减一部分?

库尔班江:那肯定,删减那是肯定是有的。一开始出来的样书是16万字左右,得有400多页。后来删掉一部分,现在是300多页。这个删掉的部分,也是为了正常的出版需要。

方李敏:书出来以后,那些当初的受访者和参与者与你交流有关书的事情吗?给了一些什么评价?

库尔班江:有交流。很多人一开始觉得不太可能出版这样的书,但是他们当时的姿态就是支持我,因为看到我的努力。书出来以后,他们也特别开心。有的觉得,终于有一个正面的东西放在普通老百姓面前,让普通老百姓看到,有一群你看不到的新疆人在为这个国家做着贡献。我们不是客人,而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方李敏:有那么多新疆人接受了你的采访,配合你的努力。会有拒绝接受你采访的吗?

库尔班江:有。有的人,电话里头说愿意接受采访,一开始聊得也挺好。我们约好哪个城市,哪个时间点见面,等到我飞到他所在的城市,然后就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也有至今都消失的。我曾一天飞过三个城市。

方李敏:那成本挺高的。

库尔班江:是的,成本很高。还有的人,照片拍好了,文字内容也整理好了,突然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对不起,不能参与你这个事情。问他为什么,对方说就是不愿意,就这么直接。还有的人,反过来直接批评我,质疑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有意义吗?还有的人给我打电话,将他的内容从书中拿掉,他觉得内容里没有体现他的学历等等。我说这本书不是个人简历,不是说谁优秀,谁低能。我在书中把名人都视为最为平凡的人。我的书不是来替他人吹捧,也不是讲述人生的大道理。摆事实就行了,不讲大道理。

专访库尔班江:邀丁磊写推荐语 价码是送馕 - 沙里鲸 - 乐观好学、团队合作、感恩分享

 

 

谈求学

邻居扮父参加家长会

 

方李敏:《我从新疆来》一书中,有各类新疆人的故事和体会。你也写了你的故事。你的故事很特殊,感觉你曾经是一个“坏小孩”。

库尔班江:其实不能说“特殊”。这个问题,别人聊过,说库尔班江怎么能把自己写成这么一个混蛋呢?我说这就是真实的我。还有一个汉族朋友对我说,你居然把你的婚姻,你结过两次婚,怎么怎么的,都写出来了。这有必要吗?我说,这个有必要。真实发生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写!

方李敏:你在书中提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开始逃学。为什么逃学,还带着自己的弟弟和妹妹,你还记得吗?

库尔班江:小学三年级之前,我在学校里的学习成绩是很不错的。可是一到三年级,男孩比较爱玩,一二年纪比较轻松,三年级就不太轻松了,就不愿意去学校。三年级时有了汉语课,很难学,就不愿意去上学。出去玩,就到水库边捞鱼。我一个人不愿意出去,就带着自己的弟弟和妹妹。

方李敏:逃学的事,估计一开始你妈妈并不知道?

库尔班江:我妈肯定不知道,我爸常年在外地。老师经常要开家长会,我也不会让我妈过去。初二的时候,发生了一次严重的打架事件,老师非要我找家长过去。我就找了一个邻居,让他扮演我爸。到了学校,就接受了老师的批评。那个邻居从学校出来以后,问我:你咋那么调皮?这个邻居年纪挺大,然后我说求你了,你不要说。这件事,就过去了。

方李敏:你那时候不仅仅是调皮,还挺聪明,挺有智慧。1998年,你考上了一个中专班(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师范学校汉语专业中专班)?

库尔班江:对。

方李敏:那个中专班回去过吗,有印象吗?

库尔班江:没有回去过,它现在已经变成历史了。当初的中专学校现在变成了实验中学,改革了。那个学校当时离我们家有两千多公里。那是我第一次走出和田,第一次出远门。

方李敏:你的个人故事中有一个细节让我特别有感触。那是中专第一学期结束以后回到家,你给母亲道歉,要为过去的那些调皮事情道歉?

库尔班江:我调皮的事情其实是非常过的。有一段时间,我爸常年在外,我要求我妈每天必须给我一百块钱,不给钱的话,我就跟她闹,甚至亮出过拳头。当时我们家烧炉子,我踢翻了炉子,里面全都是火,差一点把家都烧着了。特别过分。

方李敏:那后来怎么有那么大的转变,还向你妈妈跪地道歉?

库尔班江:第一次离开家半年,然后你就会认识到很多事情。离家上中专班之前,衣服是妈妈洗,我感受不到妈妈那么辛苦。饭,也是妈妈做的,钱也是妈妈给的,很多辛苦,我是感觉不到的,还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在中专的那半年,我自己要洗衣服。生病了,自己来。我开始反思。后来回到家,我不仅仅给我妈道歉,还向曾经的老师赔礼。给我妈道歉时,我是跪着进去的。我妈当时在洗衣服,看到我那样,愣了。这是怎么了?我就哭。一是,我想她;二是,我觉得自己以前不懂事。从那时候开始,我不允许我的弟弟、妹妹不尊重我妈,甚至说话的声音都不能大。

方李敏:你在家里是属于主导型的大哥?

库尔班江:对。我对我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的影响都非常大。

方李敏:当你个人在做选择的时候,你不需要别人干涉;当你的弟弟、妹妹做选择的时候,你却要去替他们想。

库尔班江:我没有干涉,我只是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让他们感受。我爸讲究言传身教,这种方式对我影响比较大。他没有大声喊过我,也没有打过我。唯独一次大声对我说话,是在去上中专班的车上。我爸问我,你上学是为了什么?我说,为了工作、赚钱。然后,我爸就特别严肃地跟我说,上学是为了更好地理解生活,学习知识,让自己变得强大,如果是为了赚钱,那还不如跟他一块去做生意。

方李敏:看了《我从新疆来》,从中了解到:2002年,你遇到了一个可能对你职业生涯有关键性影响的人——孟晓程。

库尔班江:孟晓程夫妇是我人生当中最大的一个转折点。他们将一个喜欢摄影、学习摄影的维吾尔族小伙子,也就是我,引入到纪录片行业中。孟晓程把我当成儿子,特别关心我。他教会我怎么做人,他希望我成为一个世界人,而不是简单意义上的维吾尔族人、新疆人以及中国人。后来,我慢慢理解“世界人”的意思。2006年,在他们的引领下,我前往中国传媒大学学习。

方李敏:“世界人”,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库尔班江:你的包容,还有你的理解能力,包括你的心胸不能狭隘,你光说是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地域的时候,你的心胸是非常狭隘的。

方李敏:你去中国传媒大学学了哪些课程?

库尔班江:我学的课程太多了。我在传媒大学蹭课,我号称“蹭课大王”。我学的课程里有“剪辑”,有“中外纪录片比较”。有的课,我反复听。虽然听的是同样的内容,但是每次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专访库尔班江:邀丁磊写推荐语 价码是送馕 - 沙里鲸 - 乐观好学、团队合作、感恩分享

 

 

谈纪录片

我否认纪录片寂寞

 

方李敏:比起电影和电视剧,纪录片是非常寂寞的行业。

库尔班江:我不这么认为。

方李敏:那你是怎么认为的?

库尔班江:其实,纪录片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行业。它对知识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它包含对社会的一个态度以及对社会的理解能力。说到电影,导演画好镜头脚本,你照着来就行。我觉得,能拍电影的人,未必能拍纪录片;拍纪录片的人,一定能拍电影。有时仅仅是设备不同而已。还有,拍电影的人往往看不起拍纪录片的人。可是拍纪录片的一群人身上,往往有社会责任感。拍纪录片的人看重社会、思考、知觉和理性的力量。这需要文化的支撑。电影不一样,你有想象力,把它虚构出来就OK了。纪录片完全不一样,它甚至需要你亲自踏遍沙漠、戈壁滩,甚至是原始森林。

方李敏:2014年,《我从新疆来》出版面世;2015年,你有什么计划?

库尔班江:明年要拍摄纪录电影《我从新疆来》。

方李敏:最后,祝愿拍摄顺利,期待你的纪录电影《我从新疆来》。

库尔班江:谢谢,也谢谢网易。

专访库尔班江:邀丁磊写推荐语 价码是送馕 - 沙里鲸 - 乐观好学、团队合作、感恩分享

 

专访库尔班江:邀丁磊写推荐语 价码是送馕 - 沙里鲸 - 乐观好学、团队合作、感恩分享

 

专访库尔班江:邀丁磊写推荐语 价码是送馕 - 沙里鲸 - 乐观好学、团队合作、感恩分享

 

  评论这张
 
阅读(1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