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未来20年,跟随中国电影跋涉

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是变

 
 
 

日志

 
 
关于我

时尚媒体人

开心、乐观,并希望将快乐和愉悦的情绪感染他人。

网易考拉推荐

什么样的韩国故事会吸引你?  

2012-05-17 21:5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国驻华大使馆的郑女士关心中国政治,她希望我推荐一些对中国政治有着真知灼见的中国专家。同我见面时,她手里拿着《人民日报》和《新京报》。她问我,中国人会对韩国的哪些事情感兴趣?
      
什么样的韩国故事会吸引你? - 沙里鲸 - 新京报@方李敏
首尔的上班族在路途中。                                                              图片来源:法新社 

 这一周,和两个韩国人聊了一些事。
一位是金宰贤。他从上海来北京,给我带来了他的中文“处女作”——《中国,我能对你说不吗?》。我读书慢。待我读完之后,我会在网易博客上写一篇读后感,说说我的感受。我在报社旁的海鲜饭店请他吃饭,和他聊天。听得出来,他从未想过,一个韩国人能在中国,出版自己写的中文书。
另外一位是韩国驻华大使馆的郑女士。她关心中国政治,她希望我推荐一些对中国政治有着真知灼见的中国专家。同我见面时,她手里拿着《人民日报》和《新京报》。她问我,中国人会对韩国的哪些事情感兴趣?
我说,我个人感兴趣的是,有关韩国人的软故事,比如我从外媒上看到一些韩国富人远离城市的压力和喧嚣,前往乡村寻求安宁与平静。按照金宰贤的理解,这种做法可被称作“归农”。用韩语读这个词时,和汉语很类似。我对朝鲜半岛的局势,也关心,但我对普通韩国人的故事,更在乎。
我还在乎的是,韩国社会那些让我疑惑的事。例如,难道黑社会真得控制了韩国的演艺圈。金宰贤说,他在拜访作家十年砍柴时,对方也有这个疑问。在金宰贤看来,黑社会不可能控制韩国演艺圈,但有无耻的经纪人控制旗下的艺人。
我觉得,这个疑惑,绝非一两句话,就能轻易解决的。
我告诉这两位韩国人,作为一个博主,作为一个从事新闻工作的国际新闻编辑,倘若涉及亚洲,我关心韩国;倘若涉及欧洲,我关心丹麦、西班牙以及英国等。
和金先生、郑女士聊天,很开心。不同文化和语言背景的人,在一起交流,让彼此获益更多。
在这篇博文中,我重复我的“胃口”,那些普通人的,有代表性的故事足以吸引我。国际政治和军事新闻,足够强悍,大多数读者会喜欢。但在这之外的一些软故事,我不知道,网友们是否有兴趣。如果不感兴趣,那就请网友们说说你们的兴趣在哪?我特意将自己同郑女士交谈过程中谈到的那个软故事,拿出来,功大家分享:
    
5月9日,雅虎英文转发路透社Iktae Park的报道《韩国人远离压力和城市,追寻乡村田园生活(Koreans flee stress and the city for rural idylls)》。
一年前,韩国一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hung Man-gyoo在工作日期间,通常驾驶现代Grandeur小车,经过首尔拥挤的街道,抵达位于郊区的办公室。周末,他会驾车前往高尔夫球场。如今,这个53岁的男人将车子后排座位上放置了工具和化肥,这都是为东部的一个一公顷农地准备的。他的高尔夫球杆闲置未用,除了有时候,他妻子拿着它驱赶蹿到屋内的流浪猫。
Chung Man-gyoo曾为一家电子公司工作。该公司为三星电器公司提供零部件。据其介绍,“我一点都不怀念城市的生活”。像Chung Man-gyoo这样从城市回归乡村的人在韩国越来越多。Chung Man-gyoo目前住在东部山区的一个农田小镇Mungyeong。那里距最近的火车站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穿着短袖衬衫的他一边品着自己种植的草莓榨出的果汁,一边坐在开玩笑说:“我妻子有时怀念比萨外卖。”每天早上,“我都是愉快着醒来”,“我也有更多时间和妻子在一起,和她唠嗑。我们的关系从未如此亲密。”
身为草莓种植户的Chung Man-gyoo,在城市里,一年可挣9000万韩元(1美元约合1129韩元)。去年,他在乡村一年挣钱不过2000万韩元。不过,在其看来,值得。“如果你想要挣钱,那就待在城市里。你必须将贪欲搁在一边。”
32岁的Yoon Woo Jin一个月辞掉他在房地产业的工作,计划和妻子搬到乡下。他念叨着:“每天醒来,工作,与朋友和同事喝酒。我开始问自己‘我在干吗’”。
Yoon Woo Jin曾参加了一个志愿团体“Refarm”在首尔开授,有官方支持的课程。参加课程的有52人,年龄介于26岁至60岁之间。在课堂上,教授和有成功转型经验的人来负责教课。韩国政府以那些选择乡村生活,获得成功的人为傲,将此视为“蓝海”。种田,一年可挣8.86万美元。不过,这是特例,通常收入是很低的。
“Refarm”的主管Park Yong bum表示:“我们的学生笃信‘自愿式贫穷’,这意味着一个人必须牺牲自己的财富来寻求更接近大自然。”
据亚洲开发银行估计,全亚洲城市人口到2030年将增加11亿,占该地区总人口的55%。2005年的,这个指标是40%。然而,韩国是一个显著的例外。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随着国家迅速工业化以及就业机会的快速增加,大量人口迁移到韩国城市。当韩国从穷国大踏步跨越到富国之时,它也已成为亚洲最为城市化的国家。全国5000万人口中,有超过一半人生活在首尔及其周边地区。首尔的人口密度是纽约的8倍,东京的3倍。
韩国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10503户家庭离开韩国城市,从事农田工作。这个数字是2010年的两倍。韩国农业部称,民众希望通过迁徙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的数据表明,在韩国,普通工人每年工作2200小时,这在发达国家是最多的时间。
上一次的“归农潮”则要追溯至20世纪90年代晚期的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大量民众失去工作,随之盼着能在乡下找到帮助。然而,当危机一结束,工业化的韩国再次勃发之时,他们又重新回到城市和工厂。
    
读完英文报道后,我有两点感受:有一种“归农”,是物质富有之后寻求精神的安抚;另外一种“归农”,则是经济困顿之时,寻求暂时的躲避,等到经济复苏,还是会回到城市,多挣一点钱,让自己过得稍微体面一点。在中国,暂时还没有明显出现这种迹象。
  评论这张
 
阅读(42795)|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