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未来20年,跟随中国电影跋涉

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是变

 
 
 

日志

 
 
关于我

时尚媒体人

开心、乐观,并希望将快乐和愉悦的情绪感染他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1998年和1999年的两次高考  

2011-06-06 23:3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夏天都过去了,我和父亲的不祥预感被验证了,没有等来合肥工业大学的专科通知书。我父亲无人可骂,无劲可使。我相信,以他的秉性,他肯定会在黑夜里伤心地张开个大嘴巴,摇头哭泣,做痛不欲生状。没能等来专科录取通知书,我父亲在家里分析说,毕竟那个人是姑奶的继子,肯定没有真帮忙。
我在1998年和1999年的两次高考 - 沙里鲸 - 沙里鲸
                                                                                            图片来源: 潜山中学网站
 
我在1998年和1999年的两次高考 - 沙里鲸 - 沙里鲸
                                                                                                                          图片来源: 野寨中学网站


我经历了两次高考。
1998年,毕业于安徽省潜山县野寨中学。当年高考,我所在的文科班,大概24个人达到本科线,我是那第26人或第27人,离本科线差10来分。
当时,我不想再复读。那种在考试的折磨和父母的焦虑中煎熬的日子,我想彻底摆脱和结束。上不了本科,那就上专科。那时的专科,还没有“堕落”到后来的样子,被人鄙夷。
我父亲那时正为困窘的家庭经济状况而烦躁,郁闷,甚至让人有点厌烦,怎么别人家的父亲会挣钱,能让一家人体面风光,而不是狼狈不堪?
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一个下岗又四处找活干的中年男人,需要在他的孩子身上寻求做人的尊严。我始终都是这么理解他的,直到现在。
上不了本科,他没骂我;相反,他还强颜欢笑地劝慰我,上专科,也行。我知道,他害怕我先于他之前彻底崩溃了,去寻死。
我父亲是从工厂出来的,跑过供销,知道凡事都要走后门。那一年,他的姑姑,我喊“姑奶”,出于好意,帮我家张罗着,找人,走后门。
她的考虑是有道理的:上专科,也要找人呀,谁能保证你一定就能被录取呀?她和我爸想到一块儿去了。姑奶的张罗是有根据的,不是忽悠,因为她的继子在安庆市委宣传部有个一官半职,有路子的。
尽管我家那时穷得让人感觉憋屈,然而我爸还是咬着牙对我姑奶说,这个事找人,一定要花钱。需要多少钱,他都去借。
我父亲言而有信。他说借,肯定会低三下四地去借,也会卑躬屈膝地去还。他不会糊弄我姑奶让她先垫钱,然后等事办完了就赖账。
一个夏天都过去了,我和父亲的不祥预感被验证了,没有等来合肥工业大学的专科通知书。我父亲无人可骂,无劲可使。我相信,以他的秉性,他肯定会在黑夜里伤心地张开个大嘴巴,摇头哭泣,做痛不欲生状。
没能等来专科录取通知书,我父亲在家里分析说,毕竟那个人是姑奶的继子,肯定没有真帮忙。
时间过去太久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当时是怎样的心情。也许是没心没肺,也许是哀莫大于心死,没有未来,没有梦想,只有对着生活发呆,对着时间发痴。其实,我特想离开那个县城,离开那个“炮火连天”的家,因为父母时常吵架,他们几乎吵了一辈子。
既然走不了,那就留下来复读。野寨中学,安徽省的一所名校。可我不想回去了,伤心地,那里的复读生,也是人才济济,肯定一个比一个杀红了眼。得益于邻居许一村的介绍,我去了潜山中学复读,他也在那儿复读。
这两所中学都设有复读分数线,我在潜山中学就读有优势,会得到了老师的眷顾。1998年的高考,我的历史考得一团糟;1998年9月在潜山中学复读后,班主任葛勤政让我当了历史课代表。1999年的高考,我的历史拿了130多分。当时的历史老师姓“夏”。
那一年的复读生活,我封闭,我SB,我没有彻底融入到那个复读的群体中,我错过了很多少男少女的美好时光。其实,那时那个群体中发生了很多故事,有趣的,香艳的,杂七杂八的,快乐无比的。在此,向那一届的同学和老师们表示深深的思念,尤其是在这个高考的季节。
我那时魔怔了一般,一心只想着中午放学后回家,吃午饭,休息;下午放学后回家,吃晚饭,再来学校上晚自习;上完晚自习后回家睡觉。
那段时光,我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体育新闻,时刻关注那时在德甲踢球的杨晨。我还记得,央视体育新闻播报杨晨在德甲进球的台词:杨晨异域射天狼。
那一脚破门,应该是中远距离的劲射,有力度,有角度。真是爱死了杨晨,真NB!我还记得,一想到杨晨如此NB,我当时脸上的一颗颗青春痘,也跟着泛光发亮。
那一年高考,我比重点大学分数线高出二十来分,顺利被位于镇江的江苏理工大学录取。后来,这所大学更名为江苏大学。补充一句,还是没考好,因为在复读班时,我每次统考基本上都在前五,经常是第一。
再也不用天天做试卷,埋头于模拟考当中,这是我欢喜的真实理由。至于改变命运,我真没想到这一层。后来,我发现,我母亲解脱了,她无需再忍受我父亲对我学业的絮絮叨叨。我父亲也终于可以出人头地,保住了拥有做人尊严的最后一线希望。
大学以后的生活,那是以后的事。今天就不在此赘述了,留到下一篇博文中念叨。
  评论这张
 
阅读(30859)|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